2019年7月9日 星期二

【交換日記讀者來稿】2019.7.9  #紅樺

#日常 #社群對話 #人我界線練習

某一天社群的每月講座後大家依舊留下來聊天,當次講座主題是開放式關係,儘管這是發生在以另一個主題為核心的社群,但是開放式關係是最近被越來越多人討論處理的話題。正好聊到朋友A和伴侶之間的不愉快,我順帶提起一個已經對自己解決也和伴侶處理完的相處方式問題。A和B是生理男性,我們是認識應該有幾年的朋友。

後來有一天我到伴侶住處過夜的時候和他說了這段故事。他用一種戲謔的語氣對我鼓掌,說我終於發現真理了。說起來我不討厭這個互動,只是有時候真的會覺得這讓我無法判斷狀況。反覆講了很多次,東摸摸西摸摸來往很多次,換過很多種處理態度和情境,現在我好一點了。說起來是個小到不行的事,下面是我和AB的對話概要。

我:我前陣子也有一個讓我覺得很困擾的問題。就是他的椅子很低,位置在水壺後面,我每次要繞過去倒水或者經過他的時候他都會伸手摸我的大腿一把。
A:那有什麼問題嗎?
我:沒什麼問題,我會覺得他是不是想說什麼,所以就會停下來問他怎麼了。
AB:那然後呢?
我:他會說沒什麼,他就只是想摸我
AB:那又怎麼了嗎?
我:我覺得這樣很奇怪,每一次都會有這樣的狀況,所以我就跟他說我想專心一下,先不要摸我。然後我會覺得開始被用一種小動物的眼神看著。
A:一種小動物求關愛的眼神
我:對,我就會覺得很莫名,我想要專心一點。不是說我不喜歡待在一起工作,可是這樣很奇怪。我還是很喜歡一起工作。
A:聽起來他只是想要摸你而已,就這樣。
B:對啊聽起來他只是想要摸你
我:可是這對我來說是要說什麼的意思
A:男生有時候很單純的
B:(點頭)
我:(不可置信地看著兩個人)

by 紅樺 2019.7.9

2019年5月21日 星期二

【交換日記】請記得月底前完成所得稅申報 #Rabbit

Photo by Mike Cohen, CC BY 2.0


各位實踐者,以及各位關心開放式關係的捧優們,都知道這個月要報稅嗎?

自從開始吃頭路以後,每年一次的報稅總是令人火大。在社會身份上,我是個單身青年,有在上班還算是個中產階級,用不到常見的福利諸如老年、創業與育兒津貼等,但又住在一個公共建設略少的地區,再加上自己個性上的小氣巴拉,就覺得稅金的效益都沒怎麼回饋到自己身上,因此往往到了五月就會很易怒,並且絞盡一切的腦汁,想著要怎麼做才能減稅。

是故,連續好幾年,我都會在五月期間,向伴侶求婚,接著得到「冷靜一點,下個月再說」的答案,然而到了下個月,我就不會那麼想結婚,也因此,這件事情就這樣的無限延宕……

前幾天,同性婚姻向前邁了超超超超超大的一步,對於政府政策優良化相當有感,加上財政部的減稅政策,使得雖然還不到完全免稅,但也覺得這一小筆錢(以及以前的不少錢),繳得算是有價值了。

於是乎,我今年就不再想破頭的找尋減稅妙方。我依然愛著我的伴侶,但我今年不需要跟伴侶結婚了。

前幾天,AZ帶我出門,把我照顧得無微不至。一路上,怕我冷了、怕我餓了、怕我累了……等等族繁不及備載(差點覺得他是我阿嬤),在感動萬分之下,我對他說「我真的好開心喔,你對我這麼好,而我又不用跟你結婚。」接著AZ回答「是,真的太好了,我們不用結婚。」

世界是真的有好一點點對吧?想結婚的人們之中,有更多人真的可以結婚了,而不想結婚的人們之中,至少有我們,是快樂的。

有在吃頭路的各位,也要記得要在月底前完成申報所得稅喔,本兔前兩年都忘記要在期限內完成申報,還得再跑一趟稅捐處,而且還要不斷回答身旁的同事朋友「不是整個五月都可以報嗎?」的這種害羞問題,很不方便……

by Rabbit 2019.5.21

2019年4月24日 星期三

【交換日記讀者來稿】站在世界的邊緣 #辻泠


有時 會覺得自己站在世界的邊緣
被世界排擠
特別是在談戀愛的時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年的夏夜晚上 C開車送我回家
我坐副駕 幫他連藍牙播音樂
潘雲安的聲線在夜風裡並不突兀


.....突如其來的美夢
是你離去時捲起的泡沫
踢著石頭 默默的走
公車從旁擦身而過

突如其來的念頭
幻想化成流星的你我
明亮的夜 漆黑的宇宙
通通來自夜空.....


「你最近很喜歡這首歌喔」我笑著問他
『覺得蠻適合晚上聽的啊』他的回應也帶著笑意
「不覺得這首,挺難過的嗎」
那時車內的空氣依舊是清清淡淡的甜味

後來聽見這首都會想到C
也想到我們之間的驟然結束,挺令人難過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好久以後
W和我約了酒吧敘舊 聊起了從前

「在C莫名跟我斷連之前 我們還好好聊天的時候 他曾說他沒愛過我」邊說我邊接過W手中的啤酒,順順的大喝一口
『不欸,我覺得那時候C明明蠻喜歡你的』
我靜默,心上某處的皺褶 輕描淡寫的被稍稍撫了一下
畢竟後來C選擇不直接溝通便逃跑,踩碎了我的信任

「如果我不走非典型親密關係,是不是結果就會不一樣了啊」我孬孬弱弱的嘟囔著問W,好像這樣就不會被對方的回答打到一樣
『我覺得會欸』但W還是直直的投給我一記力道超強的球

心情再度微微揪著
早就不是第一次因為坦承開放式 遇到這種相愛卻無能為力的挫敗惆悵感了

「但不誠實或不走開放式,都違反我的價值觀,也已經不是我了吧」
這句話我後來沒說出口,只安靜的把酒喝完

我跟C
也是個「如果當時不怎樣怎樣,最後還是會走到怎樣怎樣」這殊途同歸的情況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24  4:54 a.m.
我房間裡的音樂繼續單曲循環放著:


....我會披星戴月的想你
我會奮不顧身的前進
遠方煙火越來越唏噓
凝視前方身後的距離....


而我也繼續站在世界的邊緣奮不顧身的前進著

by 辻泠 2019.4.24

【交換日記】飢餓遊戲 #Rabbit

Photo by Matthias Weinberger, CC BY-NC-ND 2.0





這幾個禮拜,我感覺經常處在陪伴需求上的飢餓狀態。事實上,與伴侶們見面的頻率,並沒有比以前減少,但我的需求卻好像上升了。

我會想要向伴侶索討的元素,一直以來都很偏食,這些元素包含對方對我的專注與容忍,以及我會希望,我所喜愛的他的特質,能夠只發揮在我喜歡的情境之中。而這樣的偏食,使得這些元素只要稍微出現一點偏軌,我就會馬上營養不良。

就算是吃再多補充品都不夠,更別提也沒什麼補充品可吃…(默)。

由於總之暫時就是餓著,所以吃點美好的回憶止飢,於是想起了很多不錯的事物,又可以抱著被子渡過一個夜晚。

by Rabbit 2019.4.23

2019年4月22日 星期一

【交換日記讀者來稿】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Jack


最近因為動了個小手術,後頸每天都貼著一塊保護傷口的紗布。坐在我後方的同事看到了問:欸Jack,你要進去了嗎?插頭在哪裡?
他覺得我的背影遠遠看起來像從駭客任務(The Matrix)裡走出來的人。

其實想想也是滿像的。
每天到公司戴上耳機後就是整天的左腦高負載,常常連下班約會都要一兩個小時才能感覺到右腦終於又被輸進了足夠的血液:即使桌上擺著美味的食物,對面坐著可愛並且可能很美味的約會對象。
噢,我的工作也的確是在和許多的matrix打交道。只是那些matrix 沒那麼詩意而已。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每個星期一早晨心裡常常浮現的同義句。

句子的語調不見得是沮喪的,自我實現的可能有時和性愛的慾望一樣讓人感到清醒。只是到底哪個才是我的real world

我很滿意自己的工作環境:優秀好合作的同事,謙虛好溝通的老闆,還有可以看見盆地邊緣山形輪廓的一面窗。而我也大致能夠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一個讓數字說話的人。
然而這個(至少表面上)超級貼合主流性別與關係框架的世界偶爾還是讓我清楚感到自己的格格不入:在這裡BDSM是經驗以外的獵奇事物,或是比較流行的總裁系列;開放式關係則像一篇都市傳說,或是常被人有意無意誤用的哲學定義。

嗯,我們還是聊聊102最近又引進了哪間餐廳好了!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OK, I am in.

by  Jack 2019.4.22


2019年4月19日 星期五

【交換日記讀者來稿】開放式v.s.封閉式? #辻泠

相遇時早已知道彼此的價值觀天差地遠,
一個佔有慾爆表,恨不得對方身邊所有的異性都消失;
一個大愛儀天下,信奉每場相遇都是生命的養分。
這樣的兩個人,卻又相互暈了船,淪陷在這令人頭痛的情況。

回到家開了冷氣,一起攤在沙發上,我的頭枕在沙發扶手,腳ㄎㄨㄟˋ在他的大腿上。
閒聊間,我問他「你覺得我們最後會在一起嗎?」
『呵,路還長的很咧。』他丟給我個又好氣又無奈的眼神
「哈哈哈哈,關~關~難~過~啊~」我起身正坐到他身上,摟著他的脖子看著他後腦勺的牆壁發呆。

「如果當初我們不留感情,純性慾,情況會不會好很多啊?」
『嗯.....感覺最後就還是會,走到現在這種頭大的情況啊。』
「好吧,果然還是會殊途同歸呢www」
當開放式關係主義者,遇上封閉式關係主義者,該怎麼辦呢?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by 辻泠 2019.4.19

2019年4月16日 星期二

【交換日記】明得失(續) #Rabbit

Photo by tschundler, CC BY-NC-ND 2.0


崔妮:

因為最近回想起了自己是個難搞的人,就也開始思考一下,有沒有辦法消除一點自己的難搞?

就在我用力的想了想之後,的確是有的。如果我在約會前的溝通過程中,可以先多聊一點,而且對話過程是開心的,那就已經建立了對對方的一定好感,那麼見了面之後,就比較能夠放下一些小障礙。接著我再更用力的想了一下,於是我發現我在約會的時候,大多數時候腦袋是沒有安裝好的,都只是依照直覺啦、獸性啦、情緒啦在行動為主。

當一個事前沒有溝通很多、沒有先建立起一定好感度的對象,在約會中間戳到我時,我會立即情緒性的覺得「天哪這傢伙不行!」。但如果是一個事前聊得不錯的對象,那就比較容易回想起事前溝通中的愉悅,抵銷掉當下的感覺。

所以是說,我跟AX跟AZ,在第一前約會前,都是事先聊上了半個月的,這還真有幫助。

但我經常會忘記,好感其實是需要累積的。如果事前真的聊得很少,少到不足以有撐起抵消當下感覺的基礎,那麼我是否有試著,在約會的過程中,盡力表達自己呢?或是當感覺到不行的時候,就這樣算了?

最近我很好運,有遇到人格特質優秀的人,使約會過程像是提醒了我些什麼(呃…不過這些提醒通常都是約會後才會想到,約會當下還是沒帶腦)。像是願意堅持練習或嘗試新的事物、願意重覆或換句話說來表達意見的人,就幾乎不會在過程中萌生不行的感覺,而更讓人願意繼續下去。像這類普遍的、在坊間很常被推崇的正向特質,但我卻經常忘記我可以主動的這麼做。

By Rabbit 2019.4.16